万能娱乐客户端-“看到朋友转发的招募启事,我没多想,也没告诉父母,直接就报名了
“看到朋友转发的招募启事,我没多想,也没告诉父母,直接就报名了。”武汉市洪山区90后女孩张梦3月24日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,她报名、体检后,如愿成为重组新型冠状病毒(2019-COV)疫苗(腺病毒载体)Ⅰ期的临床试验志愿者。
早在新冠肺炎疫情初期,看着身边的朋友都做了志愿者,张梦也想去,“基层社区、医院都需要人帮忙”,但是父母担心她感染,不同意她出门。这次报名试验志愿者,父母倒没有特别反对,“让我多注意安全”。
张梦和几个朋友一起报的名,结果只有她一人被选中,她为此很激动。经过各项筛查,她于3月22日接种疫苗,随后在隔离点接受医疗组的医学观察。
3月24日是张梦隔离的第三天,她身体情况良好,“能有这次机会为疫情做一次贡献,也算是圆了此前没做成志愿者的心愿。”
张梦在接种疫苗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
以下是张梦的口述:
被选中,很激动

我叫张梦,家住武汉市洪山区,是个地地道道的武汉人,我第一次见武汉经历如此大的“劫难”,我希望它快点好起来,也希望自己能为抗击疫情贡献一份力。
疫情刚开始时,我见身边很多朋友都去社区和医院做志愿者,我也想去。和父母商量很久,他们就是不同意我出门,说外面太危险,怕我被感染。
3月中旬,一位朋友把一份“新冠肺炎疫苗临床试验志愿者招募启事”发到微信群里,我看到后,想都没想,也没告诉父母,立即就填表报名了。我的其他几位朋友也一起报了名。
3月21日,我接到电话,对方通知我将在当天下午派车接我去体检,我当时好激动啊,赶紧去问其他朋友有没有接到电话,遗憾的是,他们都没有接到通知。
工作人员来接我前夕,我才给父母打电话说报名试验疫苗的事,他们倒没有反对,让我多注意安全。之前他们不想让我去做志愿者,可能是因为会暴露在病毒环境中,这次去试验疫苗,没有这个风险,他们还放心些。
当天下午,我到了体检处发现,有志愿者比我还小,还是学生呢。测体温、采血、核酸检测等这一系列检查后,还签了一些“知情书”,上面告知一些疫苗可能产生的发烧等副作用。
平时吃药也会有些副作用,所以我对这方面倒不太担心。
22日一早,我按照要求空腹采血,又做了几项其他检查后,我被列入中剂量组(注:108名合格志愿者被分成低剂量疫苗组、中剂量疫苗组、高剂量疫苗组,每组36人;中低剂量疫苗组接种1针,高剂量疫苗组接种2针)。
接种前,有点紧张,我是一个很怕打针的人,怕疼,只能硬着头皮上,没想到,他们打得一点儿也不疼。
张梦做抽血检查
弥补了遗憾

接种完疫苗,我们去留观室观察半个小时,我的身体都挺正常,没有任何不适症状。后来,工作人员带我们来到酒店,单间隔离14天。我们每个人腋下装有智能体温器,隔离点的医疗组工作人员能实时检测我们的体温变化。
张梦在隔离点的一日三餐
接种疫苗后,接种部位有点疼,不过无大碍。第二天,我有点食欲不振,不知道这是不是副作用,不过后来好转了。
今天(3月24日),我已经隔离三天了,体温一直都在正常范围内。过几天,医疗组的工作人员将组织一次采血检查。
志愿者们建了微信群,偶尔会交流接种感受,听说我隔离房间的志愿者接种当晚出现低烧症状,大概在38摄氏度,不过她休息一天后就好转了。其他志愿者好像没有身体不适的。
到了饭点,工作人员会把饭菜放在门口,我自己去拿。这里的饭菜非常丰富,每天的菜品都不一样,换着给我们吃,工作人员很用心的为我们准备这些,挺让人感动。
这段时间,让我感动的事有很多,朋友们去做志愿者、武汉市民自觉居家不出门,医护人员在一线抗疫,都让我很感动。
亲朋好友知道我来试验新疫苗,纷纷发信息“慰问”,问我身体怎么样呀,有没有不舒服呀等等。
网友们称我们为“探路者”,其实我只是做了武汉市民该做的事,即使我没有被选中,还会有其他“很多个我”来做,总会有人承担、推动这件事。报名做疫苗的试验者时,我也没想那么多,就是觉得之前没能为疫情帮忙,这次总算有机会了,算是弥补了当时的遗憾,圆了自己想做志愿者的心愿吧。
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